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加拿大留學生活 → 中國移民者心聲:移民生活遠比你想象的殘酷

中國移民者心聲:移民生活遠比你想象的殘酷

www.lbadjr.tw 來源:QQ709487957 發布時間:2017-10-30 9:40:59

有條件的朋友都知道籌劃自己的移民計劃,國外的生活政策什么的聽起來都比國內好太多,在移民的國家選擇中,加拿大是很多人的首選,看看那么移民的中國人是什么樣的生活吧。 中國移民者心聲:移民生活遠比你想象的殘酷 移民加拿大,可能對于……

有條件的朋友都知道籌劃自己的移民計劃,國外的生活政策什么的聽起來都比國內好太多,在移民的國家選擇中,加拿大是很多人的首選,看看那么移民的中國人是什么樣的生活吧。

中國移民者心聲:移民生活遠比你想象的殘酷

移民加拿大,可能對于大多數中國人來講這意味著一種完全不同的新的生活的開始。

這種新的生活曾是許多人的夢。如今不少人們的的美夢已成真,但也有人從夢中醒來。

一般來說,華人移民加拿大一般有兩種方式:2008年前以技術移民為主,2008年后以投資移民為主。

北京的李大偉,就是2008年以前技術移民加拿大大潮中的一員。

在1988年,隨著周圍朋友移民加拿大的大潮興起,李大偉通過一家設在北京的移民公司辦理技術移民。他先后兩次共交了5000美元的費用,終于在1999年登陸加拿大。

充滿對新生活的憧憬,踏上異國的土地時,李大偉對加拿大的第一印象是自然環境非常美麗,天湛藍、草碧綠、水清澈、山巍峨,到處花團錦簇,令人心曠神怡。

過了不久,他找工作時到處碰壁,才體會到“一個真實的加拿大”。親人遠在國外,沒有朋友可以依靠,華人在當地不受待見,生意難做,打工辛苦,前路茫茫,不知什么時候才能熬出頭。

加拿大從傳說中的“大家拿”變成了現實里的“艱難大”。

李大偉雖然憑著技術獲得加國國籍,原本意氣風發的他踏上加國土地后一籌莫展甚至懷疑人生,這主要歸咎于加拿大技術移民引進中的一個奇葩的現象。

加拿大在引進人才時分門別類,強調“專才”。但引進后,人們的境外學歷、專業資質認證和境外工作經驗卻很難得到承認,甚至有人就算是在加拿大企業境外分支工作,移民后同樣被告知“缺乏本地經驗”。

結果就是,很多華人始終難以獲得滿意的工作,長期在低薪、非固定的“小時工”圈內徘徊,“懷才不遇”、“大材小用”成了很多技術移民加拿大華人的真實寫照。

李大偉說,移民前中介公司都會鼓吹加拿大居住環境佳、社會福利好、工資也比國內高,卻絲毫不提加拿大那令人膽戰心驚的高稅負。

“就算是年薪10萬加幣,但是一旦交完高達近45%的稅以后,你的實際收入才5萬多一點,”李大偉說,“原來在外資企業月入6、7000元人民幣跟加拿大的2000多加幣一比,挺后悔移民加拿大的。”

然而,2008年后主要是以投資移民去加拿大的華人就沒這個問題了。

這些在中國就腰纏萬貫的富裕階層,通過聯邦投資移民、聯邦企業家移民和各省提名經濟類移民等各種方式,獲得加國的入籍資格。

“除了錢和卡啥也不帶”,一落地就忙著看房、買房,甚至有些人移民尚未辦妥,就已在加拿大買好了獨立屋了。

這些土豪移民加拿大后,雖然不會像技術移民過去的華人那樣捉襟見肘,恨不得馬上打退堂鼓,但是移民加拿大后也發現了一些移民中介口中的“高福利”有很大的水分。

咱們先來看一看某些移民中介口中的加拿大的全民“免費醫療”體系。

的確,加拿大實行的是全民醫保,不僅公民,甚至連擁有居留權的國外移民、留學生也可以享受公費醫療。

然而,免費免費往往也意味著不得不忍受低質量的醫療服務。

說起來可能比較難以置信,但是在擁有全球領先的醫學水平的醫療科技的加拿大,公立醫院受制于于經費,醫院的設備卻并不先進:加拿大卑詩省列治文醫院的微創設備和核磁共振儀,就是通過慈善募捐自籌資金才買到的。

在加拿大,醫療服務水平低不是問題,“等死人”才是問題。

據一項調查顯示,由于病人多醫院少,病人等待手術排隊的時間平均要18周。因等候時間過長導致病情耽擱甚至死亡的醫療糾紛官司,在加拿大見怪不怪。

據報道,曾經有一位老人因為肺部問題去看醫生,但幾次走到專科醫生這一環節都被告知“不是急需而為安排手術,等到認定需要手術時,老人的身體條件已大不如前,最終在手術臺上已不堪重負,不幸去世。

除此以外,在加拿大,醫藥是分家的。一般都是醫生開處方,病人自己去買藥。

只是,藥的價格很貴。普通的感冒藥如泰諾,一個療程也要幾十加幣。所以,社長(id:topnews-9)在加拿大的朋友常常感嘆說“在加拿大是萬萬病不起的”。

有人也許會說,公立醫院不靠譜,去私立醫院不就好了嗎?

嗯,去私立醫院的話其實也沒啥,一個小小的闌尾手術也就幾萬加幣吧(約10-20萬元人民幣)。

講完免費醫療,咱們再來看看被很多人過于高估的加拿大“高福利社會”的養老制度。

在不少中國的印象里,移民到加拿大這種高福利國家,老了以后基本上就靠政府養了。殊不知,真實狀況大相徑庭。

一般來說,加拿大的養老體系主要由老年金(oas)、養老金(cpp)、養老儲蓄基金(rrsp)三大部分構成。除此之外,還有配偶補貼、私人養老儲蓄等一些補充部分等。

而加大政府負責的僅僅是老年金這一部分。而且,想要領取這部分的錢你還要滿足以下條件:

只有在加拿大定居滿10年,年滿65歲后才有資格領取老年金;定居滿40年,才有資格領取全額老年金。

在2010年,加拿大全額老年金為每月516.96加元(約2671元人民幣);如果僅是定居10年,每個月更只有可憐的129.24加元(約667元人民幣)。

移民對一個人或一個家庭而言,總是意味著遷移和動蕩,而要重新扎根一片陌生土地,需要付出辛勤努力和巨大代價。

近幾年加拿大華人移民的返潮也說明了移民的生活遠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

加拿大不是天堂,每一個移民國家都不是天堂。如果說移民是一個“夢”的話,那么也只有巨大的決心和辛勤勞動才能把它變成“美夢”。

“有野心的人要三思”:加拿大華人移民生存報告

加拿大官方最近3年的統計資料顯示,從1996年開始,移民加拿大的中國大陸人數后來居上,已躍居全球各地人數之首。

“沒想到,我畢業后一直在做的夢,竟然可以圓了!”老李對筆者感嘆。他是筆者在深圳的一位好友,前年底飛赴加拿大移民。臨行前與筆者在深圳鬧市區的上海賓館餐廳話別,酒酣耳熱,吐出一番感概。

“20年前,還沒從大學畢業時,眼看別人通過海外關系或其它途徑紛紛出國,自己心里很不是味。這個夢一做就是20年。現在有機會了,在深圳工作了10年,也算有了點經濟基礎,那就圓圓這個夢吧!

“那些人當年出國是去留學,在海外活得不容易。咱現在出去是移民,去了馬上就可以工作。咱不是去加拿大求生存,而是去求發展的。不管成不成,我都死心了。總算為孩子趟了一條路。你說呢?”

老李今年已經45歲,是恢復高考制度后的第一屆畢業生,東北工業大學機電專業。后在深圳一家玻璃有限公司工作,當部門經理。他的太太林梅,也是大學畢業,英語專業,在深圳一家中學教英語。他們對加拿大有所了解——10年前老李曾被單位派到溫哥華培訓過一年。兩口子打定主意后,花了6千美元,通過一家移民公司代理申請,沒費什么周折,在加拿大駐香港領事館通過移民官的面試后,終于在前年底帶著12歲的女兒,一家三口踏上了這片夢想中的土地。

移民加拿大不看出身

只要你是中國大陸公民,不管你是出生在城市還是農村,不管你的父母是擁有顯赫權勢或萬貫資產的政要大亨,還是終日辛苦勞作的工人農民甚至乞丐,只要你是正規院校本科以上畢業生,有畢業證書和學位,所學專業是電子通訊、財會金融或其它理工科,又認為自己的英語還不錯,年齡還沒有超過44歲,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犯罪記錄,你就符合加拿大政府的技術移民標準。只要你向加拿大政府屬下的移民局遞交申請,通過雅思英語口筆試或加拿大移民官的面試,你就可以獲得加拿大移民局簽發給你的移民入境簽證

如果你沒有文憑,但在人生之路上通過千辛萬苦的個人奮斗,為自己和家庭積累了數百萬元的財富,或者你是某一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或高層管理人員,擁有企業經營管理經驗,你同樣可以理直氣壯地向加拿大移民局提出移民申請——申請以投資移民身份移民加拿大。與申請技術移民的人相比,你絲毫不比他們差,而且你的申請往往更受加拿大移民局的歡迎,因為你給加拿大帶去的將是更需要的資金和經營管理經驗,你可以為加拿大人提供工作機會。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移居加拿大這種人生的重大變遷,對許多大陸人士來說,已實在算不上是什么了不起或高難度的事情了。在今天的中國黃河里,能跳過龍門的鯉魚實在太多了。

中國大陸成加拿大最大移民來源地

據加拿大官方統計,1998年入境加國的全球移民總數為174,100人,其中技術移民(包括配偶和兒女)總數為81146人,商業移民總數為13778人。

過去10年,在加拿大全球前十大移民來源地中,中國的臺灣和香港兩地名列前茅,這兩地移民加拿大的人數每年各在萬人左右。但加拿大官方最近3年的統計資料顯示,從1996年開始,移民加拿大的中國大陸人數后來居上,1998年已躍居全球人數比例之冠。準確的統計數字是,1998年共有19749位中國大陸人移民加拿大,其中以技術移民身份入境的有5930人,加上配偶和子女,當年一共有11927位技術移民類別的中國大陸人進入加拿大。2001年,中國大陸有4萬人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現任移民部長卡普蘭女士,非常肯定中國大陸移民潮的積極作用。這位于1999年11月才上任的女部長,目前正在爭取國會議員的連任。她在加拿大的許多場合都稱,中國大陸技術人才、商業人才大量抵加,對加國經濟和社會的發展有益無害。

大陸人移民加拿大的三次浪潮

據加拿大政府統計,這十幾年來移民加拿大的中國大陸華人總數約10萬人。從大陸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到現在,大陸人士移民加拿大共有三次浪潮——

第一次浪潮是在1989年,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當時公派或自費在加拿大各地工作或留學的大陸人士,利用加拿大政府當時的對華態度和短期采取的對大陸移民臨時政策,紛紛填表申請移民加拿大,其中部分人士如按現行移民甄選標準,根本不會有成功機會;但當時就可以無條件地成為加拿大永久居民。據了解,當時在加的留學生有6千人利用這一機會提出移民申請。

第二次浪潮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初,主要是來自福建或廣東兩個沿海省份。這些人以偷渡方式進入加拿大,之后立即申請難民身份,再由難民身份陸續轉為永久居民身份。這部分移民的人數多少難以統計,但估計頂多有數千人。

第三次移民加拿大浪潮,也就是本文所要著重向讀者報告的,從1996年下半年開始的。還是加國官方的權威統計數字,1995年時僅有2497位中國大陸技術移民人士入境加拿大,連配偶子女等附屬申請人算在內,當年也不過有5572位大陸人按技術移民類別入境。但這一數字從1996年開始急速增加,當年共有4581位中國大陸技術移民主申請人入境,連家屬算在內,已經接近1萬名,加國官方統計的準確數字是9518人。此后逐年大幅遞增,一年多過一年。這第三次浪潮來的大陸新移民,無論從數量上或素質上,都是前兩次浪潮所無法相比的。

中國大陸人士的三次移民潮,使在加拿大的大陸華人數目激增。其中多倫多和溫哥華成了大陸移民在加國定居的兩個首選城市。

溫哥華、多倫多成移民最熱之地

整個加拿大的人口結構百分比大致可以這樣來劃分:源于歐羅巴人種的金發碧眼的白人,占3000萬人口中的大多數。這些人大都是祖父母多年前從歐洲、澳洲或中南美洲等地移民到加拿大的后裔;從世界其它地區,尤其是亞洲來的有色人種移民,約占總人口的1/5,華人占總人口的2%左右,約有65萬人。加拿大華人中的絕大多數都定居在溫哥華或多倫多。

許多來自港澳臺的移民和大陸移民,也都選擇定居溫哥華。雖說加拿大的華人在加拿大總人口中只占極少數,但這大概是除了洋人之外的最大少數族裔了。溫哥華的一些銀行、超市和圖書館等各種公共服務機構,在按法律規定用英法兩種語言標志各種服務外,往往還要加上中文,但其它語言就極少見了。

最典型的例子莫過于大溫哥華地區的里奇蒙市,與溫哥華中心區僅有一橋之隔,這幾年被國際游客形容為小香港,因為這里的華人和華人企業實在太多了:總共不到12萬人口的一個小小市區,竟有近7萬是華人,比例高達市區總人口的近60%,平均每兩個人中就有一個多是華人。

有許多來了多年的華人朋友告訴我,生活在這里,根本不需要講英語。幾乎家家公司和商場,都配有講廣東話或普通話的員工,沒有他們簡直無法做華人的生意,而不做華人生意或不與華人打交道,后果可想而知。還有人戲言,再過幾年,當華人在加拿大政界成氣候時,加拿大政府就會變腐敗,因為華人會按另一套游戲規則來做。

有位長住里奇蒙的洋人朋友專門給我解釋過為什么這里成了華人天下:中國人講迷信,里奇蒙的英語發音聽起來極像“rich men”,即富人的意思,中國人愿意圖吉利,所以就沖著這個含義涌來了。姑妄聽之吧。

比較而言,溫哥華是個以旅游和餐飲等服務業為主的消費城市,地理上與亞洲近一些,經濟發展上在加拿大諸城市中歷來是倒數靠前,主要原因是人口少,市場小,勞動力成本高,小時工資標準是加拿大最高的。去年11月1日開始提高到每小時最低工資7.6加元,今年11月1日還要再提高到每小時8加元。勞動力成本高直接影響投資熱情和就業機會。商業移民中經濟條件較好,移民目的以享受生活為主的東南亞移民偏愛這里。

多倫多則是個以制造業為主的城市,經濟與美國經濟息息相關,人口多,大型企業投資多,工作機會也比溫哥華多。技術移民多喜歡去多倫多,因為找工作容易些。由一家加拿大調查公司所做的最新調查估計,多倫多目前約有450萬人口,其中華人估計有35.5萬。多倫多華人在購買汽車時,差不多每10個中便有7個是以現金付款,超過40%的多倫多華人擁有自己的住宅。

東北工業大學

中國移民者心聲:移民生活遠比你想象的殘酷由一起去留學 ( www.lbadjr.tw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单双中特 单数 虎狗